品牌故事
BRAND STORY
命运的相遇

20世纪80年代,年轻的郭学平进入山东大学,师从张天民学习生化药学。张天民教授是我国生化药物研究的开拓者,被誉为“中国玻尿酸之父”。郭学平跟随张天民研究透明质酸(又称玻尿酸),这一人体自有的物质,在皮肤、眼部、关节、脐带等组织中广泛存在,与健康密切相关。彼时国外主要通过鸡冠提取法获得透明质酸,由于价格昂贵,主要用于眼科手术中。

很快,郭学平也掌握了提取法,但是在中国,鸡冠大量作为食材被消耗,成本及原料获取制约了提取法在中国的产业转化。毕业后,郭学平进入山东省生物药物研究院工作,怀着对透明质酸的执着,他又尝试从众多植物中提取,但都没有成功。一次偶然机会,他了解到国外有人尝试通过微生物发酵法生产透明质酸。如果能通过发酵获得透明质酸,将是革命性的变化。

从没接触过发酵技术的郭学平开始自学,他当时不会想到,这个尝试后来会照亮世界。漫长的科学研究是枯燥的,两年后的一天,他像往常一样走进实验室,把发酵液倒进酒精的一瞬间,透明质酸像棉花团一样涌出来。他知道自己成功了,激动的时刻也成为了创造历史的时刻。

伴随着成功的喜悦,随之而来的就是挑战,要将微生物发酵法生产透明质酸实现产业化,还需要闯过资金、量产、市场等种种障碍。也正是这个时候,赵燕带着她的商业梦想偶然结识了郭学平。手握微生物发酵法核心技术的郭学平,遇到具有敏锐商业嗅觉、在大学主修生物专业的赵燕,透明质酸的未来在那一刻被描绘,华熙生物的潜力逐渐被激发出来。

润天下之颜

赵燕出生在气候宜人的七彩云南,习惯了温润的气候,谁曾想她本身特殊的敏感体质和肤质,到北方以后不适应干燥多风的气候,隔三岔五便会出现皮肤过敏等症状。即便使用很多世界顶级的护肤品牌,仍然无法缓解。

接手华熙生物后,玻尿酸作为人体自有物质,其安全的、天然的保湿功效引起了赵燕的关注。她让公司的研发人员用玻尿酸做一些配方极简、安全纯粹的产品,自己使用。这些产品用后感觉舒适,保湿持久,有助于皮肤达到水油平衡。她开始将自己的“御用”产品送给身边朋友。没想到这样的尝试日后为华熙生物打开了一个新的商业领域。

彼时,透明质酸在国际上已经开始应用于众多领域,郭学平和研发团队也正在进行透明质酸从原料向终端转化的研究。赵燕敏锐的商业嗅觉和创造力,再一次与郭学平对科学探索的执着完美结合。

2012年,“润百颜注射用修饰透明质酸钠凝胶”获得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(CFDA)批准上市,这是国内首款获批的国产交联透明质酸软组织填充剂,打破了国外品牌的市场垄断。

从物质到产品,从实验室到产业化,透明质酸开始发挥功效,从滋润赵燕自己,到“润天下之颜”,玻尿酸从一种稀有的物质变成了普惠大众的终端产品,“润百颜”开始走进了消费者的生活。

玻尿酸第一品牌

伴随第一款针剂产品的成功,赵燕和郭学平开始思考如何为消费者创造更多价值,“润百颜”逐步向终端延伸。

由于敏感体质和肤质,长期以来赵燕的护肤心得是推崇配方极简,去伪存真,让护肤成分发挥最大功效。在一次使用聚乙烯醇滴眼液的过程中她突发灵感,为什么不可以将玻尿酸原液也做成便于携带的次抛产品呢?2014年,将用于眼药水生产的BFS无菌灌装技术用在功能性护肤品的生产中,润百颜推出“蜂巢玻尿酸水润次抛”产品,使得该产品无防腐剂、无香精、无酒精、无色素,开创了“次抛原液”新品类。

随着润百颜被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喜爱,赵燕意识到润百颜的产品力已经可以和国际知名品牌同台竞技,她开始思考如何让“中国智造”走向世界。热爱文化艺术的赵燕想到了中华文明的集大成者故宫。2018年华熙生物与故宫博物院联合推出的“润百颜·故宫口红”一炮而红,享誉世界。郭学平及其团队将公司专利成分Hyacolor ®油分散透明质酸用于口红中,解决了化妆品行业的公认难题——高度亲水的玻尿酸难以添加到全油配方的产品中,让玻尿酸突破了“彩妆禁区”。

发展至今,润百颜的所有核心产品均以透明质酸为核心原料,通过生物活肤技术,与众多生物活性物协同作用。基于华熙生物所独有的透明质酸生产专利酶切技术,润百颜在不同分子量玻尿酸的复配上具有独特优势,可以真正发挥玻尿酸在皮肤各个层次的最大功效。母公司华熙生物先后参与制定与透明质酸相关的国家四大行业标准,参与修订欧洲药典及中国药典中的透明质酸标准,并提交美国药典透明质酸专论。

回顾这些标志性产品的开创、诞生、发明,润百颜不断探索并拓展着玻尿酸的应用场景。

如今,润百颜汇聚了当下位居玻尿酸领域前列水平的研发团队和技术成果,未来将继续传承母品牌华熙生物的科技基因,为消费者带来更多优质产品,以科技智慧,润天下之颜。